注冊  找回密碼
     
 

當影像被現實吞噬之后:簡評王淋攝影作品《@吞噬》

2020-1-7 11:43|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170| 評論: 0|來自: 釋藤的博客

摘要: 此文已經發表于《人民攝影報》 王淋,曾經是一名空姐。多年前,摯愛攝影的她把鏡頭對準了身邊熟悉的同伴,通過真實而鮮活的碎片式影像,記錄下空姐日常生活中有血有肉的片段,這些看似掀開空姐“神秘面紗”的照片 ...
此文已經發表于《人民攝影報》

       王淋,曾經是一名空姐。多年前,摯愛攝影的她把鏡頭對準了身邊熟悉的同伴,通過真實而鮮活的碎片式影像,記錄下空姐日常生活中有血有肉的片段,這些看似掀開空姐“神秘面紗”的照片,一度在網絡和媒體上成為熱點——讓她及同事遭受了網絡暴力的無情抨擊。實際上,王淋拍攝的這組照片很健康,也很生活化,并沒有一丁點扭曲的意味,但網絡為了賺足點擊量,往往在轉載的時候把標題做得很低俗,甚至很下流。

       雖然事情過去多年了,但是網絡的暴力和輿論的力量卻始終無法使其置身事外!禓吞噬》便是她在歷經網絡暴力和包圍之后,對當下現實以及藝術創作進行的再一次構建和反思。

       其實,隨著移動互聯網或者說網絡輿論的出現,促進和加快了中國人維護自我權益的意識,也擴大了民眾表達訴求的空間,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大的進步。但是,良莠不齊的網絡生態也導致了有些人會在虛擬的空間,進行自我的一種發泄,在進行網絡圍觀的時候喜歡隨波逐流,不夠理性,從而導致言論上的傾向和不實的抨擊。

       《@吞噬》其實就是在《云中郁金香》上進行的再一次創作和構建,這組作品的創作源于網絡輿論和暴力對作品本身以及影像當中的人物進行了淪陷性的攻擊產生的反思。美國《紐約客》雜志曾刊登過一幅著名的漫畫描述網絡生活,旁注是:“因特網的偉大在于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币痪湓捑偷莱隽司W絡的可怕性和虛擬性。

       王淋在看到自己的作品下面這些語言暴力之后,產生了把這些留言和評論進行收集和再創作的想法,于是她把18000條網絡留言截屏打印,用大頭針刺入原作空姐人物的部分,完全覆蓋她們本身,“人”的面目變得模糊不堪,只剩下這些被覆蓋的、怪異的、甚至虛擬的輪廓。她們就像是被@吞噬掉一樣。這種行為本身已經超越了純粹意義上的攝影,攝影在這里成為了一種方式和媒介。讓觀者在觀看作品的同時,產生極度的不適,并進行自我的反思。這種媒介的介入也代表了藝術家對現實生活的一種回應,同時也是對社會問題進行的剖析和詰問。

       藝術在某種語境上是解決自己的問題,但更多的也是在解決社會的問題。王淋的這組作品,通過再次創作的手段,在之前的作品基礎上做了語境的置換和提升,讓我們通過這些影像看到了一個社會問題,從而引起反思和體察。

       此項目的創作,雖然是基于之前的基礎上展開的再次敘述,但是語言卻更隱喻、更具內涵。藝術家借此試圖發聲,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通過作品,感受到互聯網語言暴力侵襲的傷害和力度。當觀者看到這些被吞噬的畫面, 能夠進行自我剖析和反觀。

       其實,當影像被現實吞噬之后,剩下的便不再是單純的美好,而是直面社會的一把利器,這是非常有意思的現象。王淋顯然是一個敢于直面現實、善于反觀的藝術家,所以在遭受網絡暴力襲擊之后,才會用當代語言植入影像的方式進行自我的創作,其實這也是對自我認知的一種探索。

       在匿名的網絡空間,我們無法阻止個別人的惡意攻擊或者偏激性的言語傷害,互聯網時代能夠讓許多東西變得便捷,但也讓許多事物變得模糊不清,如果沒有辨識度或者獨立的判斷力,很多人根本無法認識到真正的現實內核。

       在傳統環境和語境空間不同的當下,女性應該如何去重新審視自我,也成為必須思考的問題,藝術家的這種行為,在某種意義上讓我們看到了反擊和捍衛。

       攝影本身是很私密的行為,但是一旦被網絡放大,便成為公眾話題。影像和現實畢竟還有一定的距離,初心雖然美好,現實卻不容樂觀。所幸我們還可以拿起藝術這兩個看似陽春白雪的字,在某種意義上做一番自我的努力和發聲。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上一篇:窺一斑而知全豹下一篇:攝影的距離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20-1-23 15:26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cba北京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