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以建筑和風景攝影聞名的愛德華·巴爾杜斯

2020-1-7 10:03| 發布者: zhcvl| 查看: 263| 評論: 0|原作者: 奧賽博物館 |來自: 鳳凰藝術

摘要: 《愛德華·巴爾杜斯肖像》(Portrait de Edouard Baldus),©photo Wikipedia commons1813年6月5日,出生于德國(原普魯士)格呂內**市鎮1838年,定居巴黎,學習繪畫1847、1848和1851年,以其繪畫作品參加 .. ...

1

《愛德華·巴爾杜斯肖像》(Portrait de Edouard Baldus),©photo Wikipedia commons

1813年6月5日,出生于德國(原普魯士)格呂內巴赫市鎮

1838年,定居巴黎,學習繪畫

1847、1848和1851年,以其繪畫作品參加巴黎沙龍展

1848年左右,開始攝影

1851,以其拍攝城市建筑的系列作品聞名

1852年,加入拍攝項目“法國城市“

1855-1858年間,拍攝記錄新盧浮宮的建造

1857年,加入法國攝影師協會

1860年開始,拍攝從巴黎到里昂,再到地中海的鐵路,集結成冊

1889年12月22日,逝世于法國阿科伊

愛德華·巴爾杜斯,法國籍普魯士畫家和攝影師。以其建筑和風景攝影聞名,他的攝影作品可以說見證了1850年到1869年間現代工程學的轉變過程。同時,他的作品對于法國來說,是對其第二帝國時期社會和政治風貌的重現。他的攝影集《巴黎到里昂,再到地中海的鐵路沿線》被看作他攝影創作生涯的巔峰之作。

《盧浮宮,施工中的柯爾貝爾館》(Louvre, le pavillon Colbert en travaux),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6年,H. 0.45 ; L. 0.39,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從1851年開始,巴爾杜斯便已因其敏感的審美和精湛的建筑攝影技藝聞名。彼時,他作為國家紀念建筑委員會委任的五個攝影師之一,以日光蝕刻法(Héliographie)這一技術對古建筑進行調查和拍攝記錄。同時,他也記錄了很多建筑的整修或翻新過程。他先后被派到楓丹白露、法國南部的里昂、普羅旺斯地區……

2

《盧浮宮,馬倫戈大街方向》(Le Louvre, côté rue de Marengo),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4年,H. 0.34 ; L. 0.444,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3

《盧浮宮,水邊小畫廊》(Louvre, la Petite Galerie du bord de l'eau),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4年,H. 0.33 ; L. 0.45,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4

《盧浮宮杜爾哥館》(Louvre, pavillon Turgot),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7年,H. 0.446 ; L. 0.347,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從1854年開始,巴爾杜斯作為當時最好的建筑攝影師,被委任對盧浮宮的建造過程做一個視覺記錄。這些作品除了當初紀實的作用外,巴爾杜斯以其無人可比的攝影技巧,將這一表現光線與造型的技藝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一系列盧浮宮的攝影作品,無疑充滿了他的個人風格和構圖偏好。

這些照片,有的展現了黎塞留館,有的則是面對巴黎皇家宮殿、位于Rivoli大街的建筑外墻,包括今日盧浮宮博物館的入口,以及通過主拱去玻璃金字塔的通道。

5

《施工中的盧浮宮黎塞留館》(Louvre, le pavillon Richelieu en travaux),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6年,H. 0.45 ; L. 0.39,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6

《盧浮宮,德農館》(Le Louvre, pavillon Denon),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6年,H. 0.447 ; L. 0.337,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7

《盧浮宮,圖書館大門》(Louvre, la porte de la Bibliothèque),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4年,H. 0.43 ; L. 0.35,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8

《1856年羅納河洪水,阿維尼翁》(Inondations du Rhône en 1856, à Avignon),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6年,鹽紙負片,H. 0.305 ; L. 0.44,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1856年的5月底至6月初,羅納河漲水,沿岸的里昂、阿維尼翁收到嚴重影響。羅納河河口的塔拉斯孔省則從阿維尼翁開始被截斷。這場洪水是自1790年來最嚴重的,波及面積達十萬公頃,毀壞長達23公里的堤壩,造成曼恩-盧瓦爾省三十多人死亡。巴爾杜斯被巴黎美術學院委派對這一自然災害做記錄和報道。

9

《1856年羅納河洪水,里昂》(Inondations du Rhône en 1856, à Lyon),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6年,鹽紙負片,H. 0.305 ; L. 0.435,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10

《1856年里昂洪水》(Inondations du Rhône en 1856, Lyon),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1856年,底片,H. 0.454 ; L. 0.352,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11

《1856年里昂洪水》(Inondation de Lyon,1856),愛德華·巴爾杜斯(Edouard Baldus), 1856年,H. 0.336 ; L. 0.442,藏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1875年,巴爾杜斯集結了大部分自己拍攝的作品,用日光蝕刻法重新顯影,收錄在其《法國的重要古跡》(Les Monuments principaux de la France)這一影集里。他逝世以后,留下了大量底片,被看作攝影和歷史的寶貴財富。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20-1-26 10:19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cba北京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