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高永鋒:井陘大山里走來的攝影家

2019-12-26 09:35|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283| 評論: 0|來自: 視窗在線

摘要: 高永鋒癡迷上拍攝古村落,他經常背著相機扛著三角架,奔走在大山之間。高永鋒用足跡丈量整個井陘,他用鏡頭記錄古村落,拍攝照片萬余幅,成了井陘有名的“村村通”。他的攝影作品,曾刊登在《燕趙晚報》《石家莊日報 ...

高永鋒癡迷上拍攝古村落,他經常背著相機扛著三角架,奔走在大山之間。高永鋒用足跡丈量整個井陘,他用鏡頭記錄古村落,拍攝照片萬余幅,成了井陘有名的“村村通”。他的攝影作品,曾刊登在《燕趙晚報》《石家莊日報》《燕趙老年報》《燕趙都市報》《河北日報》《河北青年報》《河北畫報》《今日頭條》等省內外十幾家報媒。

癡迷攝影

今年68歲的高永鋒,出生在井陘偏遠山村,家里兄妹六人,小時候日子過得異常艱難!案F人的孩子早當家!备哂冷h說,他從十來歲就幫家里干活兒了,春天播種、夏天拔草、秋天收割、冬天打柴,別看那會兒人小,幫著家里干的活兒可不少。山里娃能吃苦,那會兒上山砍柴捉蝎子,胳膊被荊棘劃出血道,腳被石片刺破成為家常便飯。生活磨練出他能吃苦的性格,為他日后拍攝古村落翻山越嶺打下了基礎。

日子窮,照相就是奢侈。高永鋒說,他看到別人從縣城照相館取回的相片,“和真人一模一樣,我啥時有張相片就好了!”18歲那年,高永鋒參軍了,在解放軍高炮部隊服役了8年。那個年代文化高的不多,初中畢業的高永峰在部隊屬于“文化人”,擔任高炮測距手。每年靶場實彈射擊后,部隊都會現場給戰士們拍照。第一次看到照相機,高永鋒好奇又興奮,湊過去左瞅瞅右看看,那個照相的說:“這是120海鷗牌!”高永鋒羨慕不已。

退伍后,高永鋒買了一臺二手黑白照相機,開始學習拍照。后來,高永鋒被安排到井陘交警大隊工作,負責事故科勘查交通事故現場。他用的第一部是海鷗膠片機,拿到相機那天,他值夜班。晚上他抱著相機像抱著寶貝一般,高興得毫無困意。高永鋒說:“那時工作緊張辛苦,雨雪是警報,電話是命令,挨餓是常事!彼辈楝F場上千次,跨省市追逃近百次,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相機不離身,相機成了他最親密的伙伴。

拍攝大山

拍攝古村落是在他退休之后。一次,井陘縣城有個攝影展,他看到別人拍的村落照片非常震驚,“井陘有路的地方我都去過,真不知道在鏡頭里竟然有如此魅力!” 井陘是千年古縣,地處山西與河北交界處,有許多古村落!肮枢l這么美,難道我就不能拍出故鄉的魅力?”高永鋒決定給古村拍一組寫真,讓外人知道井陘之美。

高永鋒背上相機出發了。第一次,他跟隨攝影愛好者一起出行,他們把目標選在了掛云山。地處井陘、鹿泉、平山交界處的掛云山,山峰險峻松柏參天,石壁像刀削一般,山峰直插云霄,景色壯觀。掛云山是華北平原與太行山區的分界嶺之一,這里還是抗日英雄六壯士跳崖的紅色遺址。掛云山壯麗,山下的三峪村石屋、石巷,處處散發著古樸氣息。那天,高永鋒用相機拍個不停,老屋、老人、老樹都攝入了他的鏡頭。

高永鋒腳步停不下來了,石頭村、大梁江、梁家村、小龍窩……他背著照相機、扛著三腳架,穿行于太行山中。這些散落在太行山中的一個個村落,猶如被歲月包漿的珍珠,讓他癡迷不已,醉心于其間。

說起各個村子,高永鋒都不陌生。尤其對于那些漂亮的古村落,高永鋒更是如數家珍。拍攝大梁江時,他懷著一顆敬畏之心。大梁江依山勢而起,層層疊疊的石砌民居猶如一個個城堡,錯落層疊,韻味十足。他穿拱門,過石巷,爬古樓,每一個角落都讓他贊嘆不已。

“拍照苦嗎?有人說苦,我覺得樂趣無窮!备哂冷h說,一個村莊就是一幅美麗的山水畫,每天在畫中游走,拍照樂,拍村落更是其樂無窮。

不怕吃苦

高永鋒能吃苦,為了拍出一張好照片,不辭辛勞。他有兩個三角架,一個老式鐵制,一個新式便攜。但他多數都是扛著重七八公斤的老式架翻山越嶺!拜p的不用為啥用重的?”影友們對此迷惑不解。高永鋒說,“拍照經常需要登上山頂,頂上風太大,老式架子雖然笨重,但是支撐相機穩定,拍攝清晰度高。能拍出好照片,我累點也值了!

高永鋒用足跡丈量井陘,為一個個村落拍出了最美的“剪影”。他對照片的質量要求是苛刻的,有時候為了拍攝一張好照片,不惜耗費九牛二虎之力。在呂家村,他想拍一幅山地全景照片。此地險峰連綿荊棘密布,多年無人進出,選角度成為難題。高永鋒為選擇最佳制高點,一天時間連續爬了四座山峰,最后才選定拍攝位置。當時正是8月酷署,汗水浸透背部衣衫,手臂和褲腿被荊棘刺破他渾然不知。在走下一座山峰時,面臨三面崖壁一面陡坡。上山容易下山難,高永鋒手抓灌木好不容易才滑坡下山,滑到山底后才發現腳穿的黑色旅游鞋脫膠裂開大口子。他用藤條捆住鞋底和腳面走回村里,村人大受感動:“高老師,為了我們村子,你付出得太多了!”照片出來后,村民們愣是看不出在哪個山峰拍的,個個非常驚訝:“我村有這么美的地方?”幾位影友看后也是嘖嘖稱贊,“是飛機航拍的?”高永鋒挺幽默:“是用兩條腿的飛機拍的!”

高永鋒的敬業精神在攝影圈內是知名的。他的一名影友說,“高永鋒為了照片出效果,什么臟啊、累啊都不在乎了!本南張村廟會有燃放焰火的傳統,當地俗稱“放火”,晚上是喜慶的高潮。寒夜,高永鋒為了記錄禮花炫麗的瞬間,爬上民房選擇角度,無奈禮花高懸頭頂難于拍攝,高永鋒索性平躺房頂上按動快門,口里還念叨:“這個角度最合適!”

甘愿義務

井陘呂家村,有600年歷史的古村,屬省級貧困村。該村以民清代四合院為主,共有76處老宅,頗具風格的12處,保存完好的8處。2012年11月被批準為河北歷史文化名村,2013年2月獲中國首批傳統村落稱號。村里正在依托紅色革命遺址與古民居開發旅游。村里準備制作宣傳畫冊,但請不起攝影師。高永鋒聽說后挺身而出,“我來拍,不要一分錢!

高永鋒住在井陘縣城,距離呂家村35公里,清晨,他乘上首班公交車,8點30分就趕到村里拍攝。他足跡踏遍街道、紅色遺址、古民居、古廟古閣。走羊腸小路,深入農田、果園、溝坡、深山取景。白天拍攝,晚上回家第一任務,是在電腦上審片。有時候半夜醒來想到了拍攝好點子,打開電腦一遍遍推敲。他六次往返呂家村,精選出120幅照片,《太行明珠--呂家村》畫冊成功問世。

井陘南張村是千年古村,傳統面塑有200年歷史,每年農歷正月十八廟會,近千件作品擺放在百余張桌子上,參觀者人山人海。2011年,面塑入選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成為井陘一張文化名片。高永鋒又挑重擔,歷經3個月,為南張村制作了畫冊。高永鋒面對困難,哈哈一笑:“誰讓咱愛上拍攝古村落呢?”

文侯福順 圖王會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20-1-23 15:44 , Processed in 0.0624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cba北京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