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攝影大師們的自拍瞬間

2019-9-29 10:35|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189| 評論: 0|來自: iWeekly周末畫報

摘要: 正如一些畫家們熱衷于創作自畫像,流放現世的知名攝影師除了拍攝足以傳世的照片之外,也非常善于自拍。自拍肖像,不僅是影像日記,也可以發展為獨立的藝術作品。如今社交媒體自拍早已泛濫,但很遺憾的是,情感與格調 ...

正如一些畫家們熱衷于創作自畫像,流放現世的知名攝影師除了拍攝足以傳世的照片之外,也非常善于自拍。自拍肖像,不僅是影像日記,也可以發展為獨立的藝術作品。如今社交媒體自拍早已泛濫,但很遺憾的是,情感與格調這兩件事在攝影上依舊需要一些天賦,此間高下存在天壤之別。

1

鏡頭轉向自己

在拍照還沒有像如今這樣成為一個毫無技術門檻的門類之前,杰出的攝影師用自拍來自娛自樂。但如蘇珊·桑塔格說的那樣:“所有的圖片都渴望被人紀念——甚至永不遺忘”。

1839年, Robert Cornelius完成了嚴格意義上的第一張自拍作品。對于那些著名的自拍攝影師來說,他們用鏡頭紀錄自己的現狀,表達內心與情感,是影像日記。達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藝術家Man Ray曾說:“我拍攝我不想畫的東西、已經存在的東西”。《持相機的自拍照》是他的一張早期作品,展示了他如何操作相機,在他的一生中,曼·雷持續創作自拍,并且常常變裝。

2

法國攝影師Claude Cahun在20世紀20年代將自己裝扮成吸血鬼、天使,剃成平頭,穿上戲服。卡恩也是一位多產的作家,她認為自己是一個無性別的人,盡管大多數學術文章都使用女性人稱代指她。她的自拍肖像經常與伴侶馬塞爾·摩爾(Marcel Moore)合作,著重于破壞性別角色,探索自我身份。

3

明星藝術家Andy Warhol被譽為20世紀藝術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是波普藝術的倡導者和領袖,也是對波普藝術影響最大的藝術家。他大膽嘗試凸版印刷、橡皮或木料拓印、金箔技術、照片投影等各種復制技法。在Andy Warhol所涉獵的一切中,最無法忽略的是他對攝影的迷戀,雖然他所使用的只是一臺非專業的寶麗來相機,他用寶麗來相機拍攝了2萬多幅優秀的作品,其中有大量自拍。

4


5

在日常創作中觀察自我

1950年, Vivian Maier只身前往芝加哥,拍攝了超過15萬張照片,其中很多是自拍肖像,Vivian Maier生前從未把照片展示與人,直到2009年去世,這些照片被一位年輕人在舊家具拍賣場買下,隨后經過整理發布在博客上,引來巨大的關注。身為保姆的她穿梭在大街小巷,手里一次次按下快門,記錄下了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的芝加哥,她的作品優秀到可以說是6x6的布列松或安德烈·克特茲。

6


7


8

曾經有人說過:“比起我所拍攝的人,我拍攝的肖像更多反映我自身”。著名時尚攝影師理查德·阿維頓(Richard Avedon)為《Harper's Bazaar》和《Vogue》拍攝了大量知名的時尚攝影,在職業生涯他拍過非常多名人的肖像,在他年輕時拍攝的自拍肖像里,顯得意氣風發,他說:“我幾乎已經拍過了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但是我最希望拍攝的是那些有所成就的人,而非名人,我也希望幫助去重新定義這兩者的區別。”

9


10

森山大道本名森山弘道,“弘道”由hiro +michi兩個字符構成,合起來意味著“寬廣的街道”。

“我主要的興趣就是描繪這些街道,包括人們給這些街道帶來的活力,和街道讓人們變得鮮活,兩者互動的真實。但是故事是我的,這不是新聞攝影,僅僅記錄街上發生的客觀現實,而是我所告訴你的街上的故事。”

10


11


12


13

當自拍肖像成為藝術項目

許多攝影師把自拍肖像作為長期的項目,他們不是隨機的模特,而是持續用自己作為創作對象拍攝,其中不乏有一些成為了知名的藝術作品。

美國攝影師弗朗西斯卡·伍德曼(Francesca Woodman)以她震撼人心的黑白肖像而聞名,人們通常認為她是一個悲劇的人物。她的大部分作品在她活著的時候被忽視,受抑郁癥所困,她在二十二歲便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經常使用長時間曝光來創造幽靈般的照片,表現超現實主義和概念化的風格。至于為什么用自己當模特?“只是出于便利——我隨時都可以使用自己。”

14


15


20世紀傳奇和富有爭議的攝影師羅伯特·梅普爾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以充滿性感力量的黑白照片著稱,梅普勒索普自己也是美男子,他在鏡頭前留下的完成度極高的自拍,居于優雅和剛毅之間的美,既是對自己的記錄,也是一種理想化的男性美的攝影緯度表現。梅普爾索普于1989年因艾滋病并發癥而死亡,在接近生命盡頭之時,他的自拍肖像轉向內省。

16


17


18

雖然是當代藝術中富有影響力的女性“自拍”藝術家,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卻不把自己的作品看作自拍像。在解釋她的創作過程時,她說:“每個人都認為這些照片是自拍像,但并不是這樣。我只是把自己當作模特,因為我知道我可以把自己推向極限,讓每一個鏡頭盡可能地丑陋或愚蠢或荒謬。”精心裝扮的角色扮演,讓她從某個特定的身份跳出來,構建了在時尚、前衛、雌雄同體之間轉換的自我形象。

19


20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13 07:54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cba北京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