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屢禁不止的財神崇拜

2019-7-3 11:21|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263| 評論: 0|原作者: 臭哈蘇|來自: 臭哈蘇

摘要: 承接上文,中國歷史可以概括為三個階段,秦漢一統之前的封建時代,自秦漢到唐代的世家豪族時代,自宋以降到今天為止的家庭和個人時代。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看待華夏的人類歷史,宋朝都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轉折點, ...
       承接上文,中國歷史可以概括為三個階段,秦漢一統之前的封建時代,自秦漢到唐代的世家豪族時代,自宋以降到今天為止的家庭和個人時代。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看待華夏的人類歷史,宋朝都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轉折點,大分野。

       由于印刷業的普及,宋朝起,知識傳播得到普及。宋朝初建時,最大的圖書收藏者還是寺院。所以前往寺院(那時的寺院也包括道教宗教場所,道觀一詞還要留給后世)讀書曾是一大風景。然而隨著書籍走進千家萬戶,讓知識普及和普遍的科舉取士成為可能。這為宋代的科舉取士的文官制度打下了堅實的社會基礎。同樣的,伴隨著知識普及和因知識普及帶來的技術進步,又隨著宋代人口的增長和經濟轉型,工商業成為社會的重要支柱,個人財富在民間的聚集度得到提升,伴隨著財富增加而帶來的一系列問題應運而生。也為財神崇拜提供了土壤。

       經濟和貿易發達的宋代其實是對外互動交流相對最保守的時代,由于和北方及西部的矛盾加深,人為的杜絕了深入的互動交流,宋朝成為內斂型社會,也為閉門造車的構建內斂型神權譜系提供了社會基礎。首先,宋朝文官集團開始反思和總結歷史經驗,在批判唐朝的自由中逐漸誕生了強化儒家社會倫理作用的觀念,復古思潮推動下,曾被扔進歷史垃圾堆的漢代儒家思想再次登堂入室,冠冕堂皇的占據了社會價值觀的核心地位。自此,宋朝進入全新的儒家倫理時代。在文臣和皇帝一唱一和的共同努力下,搭建了一個金字塔形的社會治理架構,自此,華夏才開始真正進入上千年的皇權獨尊時代。而篤信道教的幾個皇帝也在群臣的建議中為道教神學系統搭建了一個金字塔結構,加封神仙,為神仙排次序定位階。佛教追奉者和民間信仰人士也不甘示弱,都爭先恐后的通過各種渠道最終求取皇帝的加封。這也為中央干預和規劃各自神權譜系提供了正當性和合理性,于是乎,在皇帝不斷的對神靈進行加封和民間知識精英對神權結構進行梳理和搭建的共同努力下,自宋朝起有了對應著政治結構的神權架構,誕生了金字塔型的神仙譜系。民間信仰紛紛效仿,有錢之士也按照自己的喜好紛紛推出自己的嗜好神,得益于上下互動和全體知識界的參與共建,宋朝也就搭建起了到今天為止依然擁有巨大生命力的]的神仙譜系,雖然后世也因應社會變動的需要而對其修修補補,更改刪減和添加,大體結構卻未有改變。

       家神中的祖先神的話題,上文已經闡述清楚了。本文著重講解家神中的其他護有神。

       雖然在最高神靈之下誕生了對應著政治架構的科層級神靈,但是像護佑城市的城隍和保護一方平安的土地神都沒有家庭護佑神更深入人心,更有市場。而在家庭護佑神中,灶神和財神又更深入人心。財神因護佑財富的安全而誕生,所以財神都是由歷史上的最兇煞的惡魔轉化而來,因為最為兇煞的惡魔能阻止不懷好意的壞人,所以最兇煞的惡魔才有護佑財富安全的能力。于是乎,歷史上那些專門殘害百姓的神仙體系中的最恐怖的唯恐避之不及的怕碰到就會百病纏身的惡魔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了護佑財富安全的財神,這就是歷史的悖論,更是一種莫大的諷刺。正可謂爺爺最怕的鬼成為了孫子最愛的神。

       由于財神崇拜的財神都是歷史惡神轉化而來,惡神最初都是道德秩序的破壞者形象,與儒教社會倫理要求有悖,與儒教受道者心目中的歷史嚴重不符,被綱常名教的儒教曾視為左門旁道的惡神原本是堅守儒家綱常的儒家守道者所不容的,而且儒教呼喚以社會道德作為社會秩序的思想來源,與推崇兇神惡煞的財神崇拜是存在嚴重的思想沖突的。因此,后世朝廷不斷的采取措施搗毀財神廟,禁止民間祭祀財神,為重構民間信仰的道德倫理正統化而不斷地努力著。但是事與愿違的是,愈加禁止的財神崇拜卻走進私人院落,成為千家萬戶的個人崇奉對象,偷偷的祭祀和供奉財神成為民間的新常態。

       在華夏底層的個體信仰中,升官發財的夢想永遠是核心宿愿。能否升官取決于能否得到朝廷和上級官員的認可和推薦,而發財則是可以靠自己努力就有可能實現的人生目標,求富作為最原始的沖動也最樸實的獲取等多物質的人生欲望,也是每個人最本真的夢想,為發財而求財神護佑的財神崇拜雖然在明清兩代遭到打壓,但無論如何打壓也沒有中斷個體和家庭對財神的供奉和求助,雖然這份求助毫無助益,卻透露著華夏蕓蕓眾生一直以來的不擇手段求取發財夢的理念根深蒂固。民間流傳的各種有關財神眷顧某個善良本真的純樸好學的對神仙虔誠信仰的窘困書生升官發財的故事也印證了人對財富的夢想和對當官的期盼。

       畢竟人活著,僅靠喝西北風是難以維持生命的,好在對財富的渴望也是個體生命努力奮斗的激勵,但好吃懶做著僅靠求財神送錢來的白日夢依然是不靠譜的。乾隆時期,人口暴漲導致的人口過剩,為社會均貧埋下了隱患,而橫向競爭意識的淡漠和缺失,為此后失去的百年也埋下了伏筆。

       注:下文進入攝影話題,大約要等到月底,期間,我去西藏,暫停文章推送。返程后發西藏攝影專題。

公眾號:臭哈蘇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0-13 08:09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cba北京队